第5章 吻

2019-06-27 06:29:57
华灯初上,星辉点点。

海渝饭店。

宋西月未曾想到,会在半个月后,遇见傅晋。

她喝了两杯红酒,有点儿微醺,先和她这次的相亲对象——环宇董事长叶繁暂告了个别,打算去外头吹吹风,再等他下来,坐着他的车回宋家。

可当她站在电梯口,刚按键时,一个人从身后抵住了她,松柏草木的香调猝不及防地闯入鼻中,如同那个人的低沉声音入耳:“宋小姐,帮个忙。”

是傅晋!

电梯门打开,宋西月心脏砰砰的跳,赶紧先把人带进电梯,而这时,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响起。

“他们来了。”傅晋微闭着眼,靠在电梯壁上,立刻关了门,按到一楼。

他们?他们是谁?

电梯门被关上,宋西月只来得及听到拍门的一声响,就陷入了沉默。

“傅先生,怎么回事?”她朝他抬头,傅晋的脸近在咫尺,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,当她问出问题时,他只轻轻地笑了声:“一群废物而已。”

“哦。”宋西月知道,今夜和叶繁的事,是彻底泡汤了,也没多说话。

可在下一层,电梯门再度打开,出现了两张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脸。

谢彦霖、鹿茉莉。

谢彦霖手扶在小腹微凸的鹿茉莉腰后,正笑着和她说话,没想到遇上了宋西月。

两人先进了电梯,鹿茉莉怯怯地看了宋西月一眼。

傅晋有点不舒服,他不愿意展露在别人面前,包括宋西月。

所以早已背过身去,谢彦霖没认出他来。

谢彦霖看到宋西月,眼角一抬,嘲笑道:“清高的宋大小姐,听说你今晚和环宇的叶繁相亲?你是要成为他第四任亡妻吗?”

谢家撤资之后,公司资金运转困难,而这时,有人给她介绍了叶繁。

叶繁亦算一表人才,只是娶过三任妻子,每一任都因各样原因死亡。

她微掀唇角,抬着下巴,轻皱着眉,露出无奈的样子,摇摇头笑道:“谢少爷,你这位女朋友怀了孩子,我劝你多积点德。”

宋西月向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认输,即使她处境艰难,也得直挺挺地站着。

她这句话,使得鹿茉莉一瑟缩,躲在了谢彦霖身后,弱声:“彦霖,别说了。宋小姐她不开心也是正常的。”

鹿茉莉本来就长得柔弱,声音再软一些,全然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。

惹人怜爱。

尤其会令谢彦霖这类爱吃这口的男人神魂颠倒。

“你别怕。”谢彦霖先是温声安慰了鹿茉莉,再将目光放在宋西月身上,她总是会拂他的脸面,完全不似鹿茉莉,想到这儿,他就心口生火,道:“她呀,不过是婚礼上被人家带走,就以为找上了靠山。一个破落户,落了毛的凤凰,真以为傅晋会看上她?”

宋西月神情从容,仿佛没听见。

她知道,对付谢彦霖这种人,最好的是沉默。

可在这时,傅晋声音蓦然响起:“谁说我看不上的?”

他转过身来,微眯着眼,姿态倨傲,将宋西月一把拉入怀里,一手捏住她下巴,紧接着就低下头,吻了上去!

十秒过后,他放开宋西月,似笑非笑:“表弟,你需明白一个道理。落了毛的凤凰,到底也是凤凰;而山雀,一辈子都是山雀。”

月明路二十三号。

宋西月没想到傅晋会住在这儿,月明路多是民国建筑,那个时代渝城上流社会的“公馆”都建立在此。

她扶着已经失去大半意识,接近昏迷的傅晋,艰难地进入了二十三号的欧式小楼。

周遭都是昏暗,没有开灯。

“谁!?”突然一个女声响起,灯光瞬间亮起,一顶水晶灯亮在宋西月头上,同时,一个六十来岁、满发斑白的女人手中拿着一个扫把,紧张地看着她,又在看到傅晋时,立刻放松了:“少爷?”

当女人帮忙把傅晋扶到他房间里,给他喂了药后,宋西月才知道她的身份。

她是刘姑,跟着傅晋母亲一块到傅家的,傅晋母亲死后,她就照顾着傅晋。

“这位小姐是阿晋少爷的女朋友伐?”天色已晚,刘姑怕外面不安全,把宋西月安排到了客房,一边和她一块收拾床铺,一边问道,说的话还带着乡音,眼中流露出满意。

刘姑一直把傅晋母亲当女儿看,也将傅晋当作孙儿,十分操心他的人生大事。

他从不带女人回二十三号,但宋西月是个例外。

不说还好,一说,宋西月就想到傅晋的吻。

她愣住,眨巴眨巴眼,回想起那个吻,双颊忍不住浮现出淡红,摇了摇头:“不是,我只是恰巧送他回来。您叫我西月就好,不必称呼我小姐。”

刘姑笑着点点头,退出房去。

门被关上,宋西月走到了阳台边,她手袋里有一包薄荷烟,此时拿出一支含在嘴中并不点燃,仰头看向天上皎皎明月。

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她半个月前,刚和宋珍妮说的,无论将来现在,都不会和傅晋有任何关系。

可世事,似乎并不尽如人愿。

……

次日清晨。

宋西月下楼时,刘姑一眼就看到她,连忙向她招了招手,道:“西月来吃早饭,我做了灌汤小笼包。”

年长女性的慈爱,宋西月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,她朝刘姑笑着点点头。

到餐桌前时,傅晋正坐在主位上,手拿一份金融杂志,面前的骨瓷碟中摆着两片吐司,一杯黑咖啡放在旁边。

听到声响时,他放下杂志,温和地看向她:“醒了?”

宋西月应了一声,坐到一张椅子上,面前摆着一笼灌汤包,皮薄汁多。

“昨夜,是我失礼了。抱歉。”傅晋突然说道,宋西月抬起头看他,只见他眼神正投向自己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眼中似带笑意。

“没事。”她摇了摇头,神情平静,道:“你昨夜身体状况不好,一时失态也正常。”

一时失态也正常。

听到这句话,傅晋抿了一口咖啡:“但还是要多谢你,否则我可能会比昨晚要狼狈许多。对了,你和叶繁相亲?”

听到叶繁的名字,宋西月点了点头,刚想开口,手机就响了。

一接通,宋珍妮焦急的声音立刻传入耳中:“西月,你去哪儿了?妈被那小贱人刺激到了,苏医生都控制不了!你快回来!”

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

小说排行榜

首页

男生频道

女生频道

排行榜

第5章 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