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吃苦的滋味

2019-06-27 06:05:59
宋西月回到家时,刚开门,本来在玄关处不停踱步的宋珍妮立刻停下,朝她迎面而来,第一句就问:“西月,你告诉我,你真跟谢彦霖闹翻了?”

她为什么会提到谢彦霖?

玄关摆着的花瓶碎在地上,宋西月皱着眉绕过碎片,又注意到宋珍妮手臂和脸上的伤口,沉了语气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身上怎么有伤?妈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妈已经睡下了,苏医生那有事,也先走了。”宋珍妮想到伤,就气不打一处来,平眉扬起,处处是怒火:“还不是谢彦霖养着的小狐狸精,来家里和妈装可怜,还带了五百万来说要补偿你。妈今天正好清醒,就和她闹了起来,那小狐狸精还带了人呢,才搞得这样乱!”

这时宋西月才反应过来,宋珍妮口中的小狐狸精,正是鹿茉莉。

宋西月心中愠怒,没想到鹿茉莉居然会来宋家。

谢彦霖知道这件事吗?

宋西月面色沉下,世人皆知,她的底线是家人,之前她可以不计较,可今天鹿茉莉竟然来宋母面前耍小聪明,她忍不下。

她抿着唇,神情冷厉:“我知道了。——钱你收了吗?”

她忽然转头,看向宋珍妮。

宋珍妮拿了,五百万放在她眼前,不拿才怪。

她本想多说两句,但看着宋西月的神色,讪讪一笑:“我这就拿给你。”

……

雪山咖啡馆。

鹿茉莉来时,身后还带着两个黑衣保镖,她脸上似乎也挂了彩,小心翼翼地护着肚子,坐在宋西月对面:“宋小姐,有事吗?”

宋西月靠在柔软的沙发椅上,面无表情,抬眸轻瞥一眼后开门见山:“你今天到宋家是什么意思?耀武扬威、炫耀?”

听她谈及宋家,鹿茉莉也并不意外,她垂下长长的睫毛,一派无辜:“我只是觉得很抱歉。”

“抱歉什么?”宋西月不正眼看她,低眸吹着咖啡:“你有什么好抱歉的?谢彦霖对我来说,并非那么重要。只是,鹿茉莉。”

她终于抬目,冷声:“你有什么资格,和我母亲说话?”

鹿茉莉知道她这套宋西月不吃,也不再是一只小白兔的样,她看着宋西月的眼,微微笑道:“宋小姐,我猜你从来不知道吃苦的滋味。你们这样的大小姐,怎么会知道呢?

她想起了往昔,独角戏一样地道:“我发过传单、在工厂兼职超过十小时……彦霖对于我来说,是我的白马王子,当我得知你们要结婚时,我真的很难过,因为我和他才是爱情……”

宋西月眼神如冰。

“所以呢?你就可以为了你所谓的爱情,伤害我的母亲吗?”冷哼一声,宋西月拿出手包,拿出一捆钱拆开来,接着手一扬,就纷纷扬扬的洒在了鹿茉莉头上,下一秒,一杯温咖啡也泼到了她的头上。

宋西月站起身,不再笑:“白马王子注定要和公主在一起,不是我也会是别人,而你?就算是灰姑娘,也是贵族出身,你?呵。五百万我放在这了。”

她留下包,居高临下地看着鹿茉莉:“如果不是你动了我的底线,我还真不会抽空来告诉你这个道理。希望你能明白,再见。”

出了咖啡馆,刚走五分钟,宋西月就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“宋小姐,我在你旁边,过来。”傅晋的声音响在耳畔,宋西月一时有点懵,她左顾右看,终于发现在一棵梧桐树下停着一辆黑色卡宴,车窗半开,傅晋的眼神投了过来。

宋西月走到卡宴旁,弯下腰,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傅晋看着白衣黑裙的她弯下腰,身上有淡淡的海盐香调,将手机页面在她面前一晃,道:“上车。”

宋西月只好打开车门,坐上副驾驶的位置,她有点奇怪,傅晋怎么会在这儿。

“宋小姐,你知不知道网上现在都在说你什么?”他突然说道,将手机给了她,紧接着一踩油门,向前行驶:“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宋西月不知其解,奇怪的瞟了傅晋一眼,拿过手机,低头看上面的视频。

雪山咖啡馆,白衣黑裙的她,人民币,泼咖啡……

是五分钟前她所做的事!

手指猛地一按,她脖颈微僵,轻吸了一口气,去看评论:“她这是看不起人!”“有点儿臭钱就显摆!”“呵呵,垃圾。”……

无数条恶意评论,涌入她的眼中。

“我从不知道,宋小姐也有这么大的脾气。”傅晋像是在戏谑,声音慵懒:“只是你低估了她。短短几分钟,微博上的营销号、各大V都公布了这个视频。看来,她是早有准备。”

宋西月已经无心想傅晋为何出现,她盯着评论,眼光沉如水:“她接下来会住进医院,再泼一盆污水,谢彦霖会上门找我麻烦。”

她知道,这一切无法避免,早在她动手的时候,她就输了一盘。

将手机熄屏,宋西月低着眼,蹙着眉,在想如何能扳回一局。

她没注意到,傅晋看了她一眼,目光幽深。

……

可到宋家时,宋西月还没想到如何扳回一局,谢彦霖却已经到了面前。

她刚从车上下来,就见到宋家大门上都是脚印,谢彦霖后头跟着一大群男人,个个肌肉虬结,凶神恶煞。

看到她下车,谢彦霖脸上带着怒色,立刻走到她面前,捉住她的手腕就要带走:“跟我来!”

宋西月重重地拍下他的手,指甲划过他手背,多了几道血痕,谢彦霖本是富家少爷,一点儿轻微的伤都受不得,立刻吃痛的收回了手。

“谢彦霖,你干什么呢?”宋西月眉一扬,微昂着头和他对抗一样,眼神扫过他身后人群:“一天不见,改行当黑社会了?”

谢彦霖满腔怒火,他一想到躺在医院里安胎,默默垂泪的鹿茉莉,再看面前的宋西月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这女人,实在恶毒!

“你今天必须跟我进医院,给茉莉磕头赔礼道歉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!”谢彦霖再度抓住她的手,威胁道,眼如飞刀,恨不得将宋西月凌迟,他再加了一句:“即使是表哥在,也保不下你!”

宋西月的手腕都被抓红,连骨头都生痛,她皱着眉瞪向谢彦霖:“放开我,不然我立刻报警,你也不想上社会新闻吧?”

谢彦霖真是发了疯了!

与此同时,车门开合的声音响起,傅晋立在车旁,黑色条纹长西装衬得他身材颀长。

“我竟不知道,渝城,还有我保不下的人?”

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

小说排行榜

首页

男生频道

女生频道

排行榜

第6章 吃苦的滋味 吃苦算得了什么阅读答案别在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逸吃苦是一种资本